plum_☆

hail stucky!!!!

【梦间集/乙女向长篇/武侠】 碧血淬剑录(1)

小黄鸟(春秋繁露公羊):

乙女向,长篇武侠风同人,全员出场向,背景大概是游戏与金庸原作杂糅,与现实历史略杂糅


OOC慎入,蜜汁剧情,伪章回体,向中国传统话本小说致敬。


 


无剑失忆后因为被封号了武艺弱鸡,不过后来觉醒后终于可以开大号用大招了,放心食用


 


发生于长篇之前的前传故事:衔钗挽剑花


 


后传故事:寻芳挑断刀


 


 


依旧自带bgm,这次是03版射雕的主题曲 天地都在我心中


虽说张大胡子版的我不太喜欢吧……但是op还是很有北疆豪放奔腾的感觉的


 


顺便说浮生剑看上去好好用啊,啥时候进卡池啊……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第一回


 


完颜氏帝斩使惹祸端,窝阔台汗灭金结恩怨


 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 


有林间客改诗云:


 


江山代有武人出,各领风骚数十年。


剑落刀起酹雪盏,迎笑还拍古人肩。


 


却说大宋开国三百年来,竭尽前人之能,又兼后辈之才,中间断代而南兴,引江南富饶膏庶。只因北方有辽金,西方又有西夏,淮南之地拳脚难伸。北境多骁勇善战的胡人,宋室没奈何,只得岁贡币以避战火兵燹。那吞了辽的金国倒也并不怎思彻底灭了赵氏宋朝,只觉得年年有贡有宝,倒也安然自乐。


 


 


然而,这时候又生出些变故来。金国原先管着的漠北,被崛起的蒙古人给名正言顺弄了去。铁木真的儿子,孛儿只斤·窝阔台,大略宏图,礼贤下士,又具有与父汗可比拟的雄图大志。他先是挑拨宋金关系,然后又联合宋,一举攻金。金哀宗本是也是个有治世之才的好王,奈何错生于末世。后来,蒙古人便假借金国斩杀蒙古使节这一理由,举兵围攻了汴京,金哀宗败逃,最终不得已,自缢殉国,临死前他将镇宮宝剑与帝位传给了身边的将领完颜承麟,也就是金末帝。


 


 


金末帝不愿坐等死,执金国镇宫宝剑出门迎战蒙军,最终失踪,是生是死不由人知。


 


 


那蒙古皇室所依托的密宗武人以及武人所执的密宗金轮,可一而敌百。不过,孛儿只斤倒对金国前世子完颜康的佩剑、同时也是金国镇宮宝剑的浮生剑颇有兴趣。密宗金轮得了大汗的令,前去回收浮生剑。


 


 


要从乱尸堆中找到完颜承麟和他的佩剑可不容易,金轮不免嘟嘴:“这等麻烦事儿居然要我来做,怎与我高贵的出身相配呢。”他就吩咐了几个小兵道:“穿金色袍子定是完颜承麟,务必找到他的尸体,把他的佩剑拔过来给我呗。”


 


 


 


两个小兵在此转了一周,看着满地死去的金兵尸体,互相道:“这开玩笑吧,怎可能找的到?”“要不,随便从哪具尸体边拿一把剑回去好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两人正议着,忽然,见不远处有一名佩剑的男子。他以金冠束发,又身穿着金国人服饰,着素色衣裾与披风,衣领边缘绣着淡色金花,衣缘连着白狐尾,气度不凡,华而不奢。但他腰间配着一把剑,两名小兵疑心,此人未穿金袍子,但或许是幸而不死的金国皇室中人,于是呵令他就擒。


 


 


他并未表现出惧怕的模样,反而是抖出了剑刃。两名小兵拿蒙古弯刀和他相斗,不想对方武艺高强,手中的剑迅如影魅。剑落无情,两个小兵就这么倒霉地做了剑下亡魂。男子默然欲收剑,忽听得第三人的脚步声。再一看,是密宗金轮。金轮慢步走近,也不看两个惨死血泊中的亲兵,只看着对方,鼓掌称赞道:“好剑法!好剑法!看你仪容不凡,想必就是镇守金宫的浮生剑了。”


 


 


浮生见他走近,便没有彻底收回剑,看了看对方,也笑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在小王面前这样说话。”虽是含笑,却不曾令人感到丝毫友善,反而倨傲无比,冷意非常。


 


 


“啊喂喂……”


 


 


密宗金轮向来是被人供奉着的,除了大可汗外,从没有人敢这么同他说话过。一听浮生这口气,他心里当然是不悦,但他还是很乐意当一名伯乐,于是就忍住怨火,对浮生如实说道:“我乃可汗释教国师祖传的护身金轮是也,谅你这金国之人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咯,今天你冲突了我我就不多计较了。可汗知晓你是把利剑,有意收你为汗国所用。怎么样,还不立马叩首谢恩!”


 


 


回应他的,却是迅如风的杀气之剑。金轮连忙用轮体作盾,不想这一撞还挺吃痛。金轮道:“你家的主子连用国家一道西去了,你还在逞什么忠臣?人都说,主贵则名兵贵,可汗有意赏识你,你却不识好歹!”浮生并未答他,只杀意凌然地进攻,金轮连连后撤,不敌他。浮生剑出狠戾,一剑竟穿透了金轮的胸膛。


 


 


金轮咳出一口血来,倒了下去。浮生居高临下看着他,嘴角似有笑意,又挺剑刺了他一下,再一拔出来血溅成花,然后又刺他一下,共计三剑,痛得金轮喊声连连。尽管剑剑都没有要了金轮的命,却是让他痛得生不如死。


 


 


 


浮生俯首,在痛苦不堪的金轮耳畔道:“帮我替窝阔台可汗传句话:‘帝业不过十数代,人命不过百余年。’百年十代之内,我定会叫蒙汗国刀血来还债。”说罢,抽剑而去。


 


 


倒霉的金轮倒在血泊之中,眼睁睁看着这家伙偷骑了自己的爱骑蒙古马而去,只是忍痛道:“你……给我……等着……”


 


 


蒙古马健壮高大,通体黝黑,马性强烈,而金轮的马自然也是烈性子,非主人不服。浮生策马而去,这马一开始只在原地打转,不肯听他号令。浮生皱眉,便挥剑伤了马的脖颈,马痛苦嘶鸣,这才肯听话奔腾起来。


 


 


浮生策马来至一座高丘上,他拉近缰绳,马悲鸣而抬起前蹄,终于停了下来。他在这个角度俯瞰着失陷的金国旧都,抬眼望去,却是荒凉一片。浮生剑眼眸中浮现出了些许复杂的色彩,他暗暗地握紧了他的剑柄……


 


 


 


为了根除后患,孛儿只斤最终将完颜氏一族杀尽,其中一些侥幸逃脱的,不得不改换姓氏,隐居于世。只可惜的是,旧时镇守金宫的名剑浮生,最终竟随完颜承麟一共人间蒸发,下落不明。


 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 


北方战局不稳,江南却依旧祥和富饶一片,但这样的局势终究不能持续多年。金国覆灭,大宋面临唇亡齿寒之险。


 


 


大宋不意与蒙兵相抗,但蒙人是何等的骁勇善战,又早已有吞南侵西之心。窝阔台死后,其养子蒙哥之弟忽必烈,野心勃勃,又与众兄弟王兄争夺汗位,忽必烈胜。半甲子年岁后,忽必烈撕毁与宋室的议和协定,举兵攻宋。襄阳、樊城失陷,一代武林英侠郭靖、黄蓉夫妇殉城身死。在此之前,黄蓉以玄铁重剑之精金铸造倚天剑、屠龙刀,是为壮志复国之神兵。


 


 


那黄蓉女侠本也曾是丐帮帮主,后将位子传于他人,连带着丐帮圣物绿竹棒。不过及至蒙元时代,当年响当当的丐帮却也走上了下坡路。


 


 


不过,对于绿竹棒来说,某种意义上当今时代对于丐帮也是有益处的。为什么呢?原来是因为蒙元朝廷压迫其他民族之民,课税繁重,奴役人马,导致不论大城小县,家破人亡的乞丐是越来越多了。走在昔日旧宋都城临安府,绿竹棒只得叹息:“哎呀,我丐帮何日竟壮大至此了。”


 


旁边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回应他:“那难道不是好事一件么。”


 


 


绿竹棒道:“哎,妳不懂得,这对于当朝来说才不是什么好事,这是要天下大乱了。”但见那身边的女孩听了,颔首,嘟嘴道:“现在没乱呢这就这样儿了,乱了又得是什么样,一糊锅嘛。”


 


大概半月前,绿竹在临安城外一荒郊野店处,救得了一名女孩子。这女孩又饥又寒,绿竹棒看她着实可怜,道:“这世道,十个家庭九个家破人亡,我丐帮焉有路见不平不救之理?”于是便收下了她。这个姑娘外貌看来十七八的年纪,长一张鹅蛋脸,漆黑睫下瞳,淡色耳边髻,只是两个大眼睛里没什么神采,空洞洞的。再一问,才知道她什么都不记得了,也不会什么武艺。


 


 


绿竹棒看她孤影单只,生怕叫城外人贩子给拐了去,一时起了善心,索性带她一齐走。


 


 


只因这小姑娘也不记得自己什么名字了,绿竹也不太好意思给人家取一个名字,就说:“我以后便叫妳无名好了。”说来也巧,绿竹棒认为这或许是天意所决,要送还他失散多年的九袋弟子。正好近来丐帮有些没落了,借此多收几个弟子岂不也不错嘛。无名鼓掌笑道:“孤竹,无名,孤竹,无名。”绿竹道:“都说了很多次,我叫绿竹,并不叫孤竹。”


 


 


 


两人似是城中人,实则是乞了。不过乞也不算怎么差,毕竟当世元人将这世间人分为了十个等级,七猎八娼,九儒十丐,乞丐虽然是最低贱的,但也就比当读书人差了那么一丁点吧。


 


 


绿竹有心离开了这临安城,到别处去。无名有些许意识后见到的第一个可信的人便是绿竹了,于是这位朋友要往哪里去,她也一心跟着。路上总也要问他许多奇怪的问题,绿竹见她这般心性竟与孩童无异,也一一给她讲了一番。路过瓦肆,绿竹便给她指道:“这是瓦子,晚上的时候比现在还要热闹。”路过露天台,他又指道:“现在空场了,热闹的时候有杂剧可以看呢!”


 


 


无名问:“什么是杂剧?”


 


 


绿竹笑道:“自然是歌舞演戏,可有意思了!不知妳还记得上次路过听到的说书不,这戏台更有意思,直接把才子佳人、帝王将相、武林江湖的故事都演出来了。”


 


 


无名道:“真个这般有趣?”


 


 


绿竹又指了指对面的高楼广厦,道:“更有酒楼美食馆,说道美食,这可是比杂剧还要好的东西。”他便又将其所见闻讲了一番,说的对方都觉得有些饥饿了:“想不到你竟吃过这么多东西。”绿竹笑道:“我走遍天下,哪样没见过呢。”


 


无名心里暗想:啊哼,我还以为这世上只有上百的白馒头和贴面饼是最好吃的。


 


 


 


这时候,茶酒店家里人杂声更重了,原来是今日的连载说书又开始了。他们也乐于听说书,特别是无名,她只觉得听这些个故事相当有趣。但见说书人拿着醒目,又道:“上回书说道,那杨家人与西夏将领……”


 


 


无名在一旁听了一通,又听到了几个耳生的名字,许是新出场的人物,便禁不住问:“北疆的人名都好怪。什么完颜阿骨汤,耶律野山鸡的。”


 


 


噗嗤。旁边听众中有一人,听到她这般说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
 


 


“……”绿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好心更正道,“是完颜阿骨打,耶律阿保机。”


 


 


无名道:“名字真长,也不嫌累。”


 


 


提及完颜阿骨打,绿竹又朗声道:“不过若要说起完颜阿骨打其人,可也是一段长故事。这人乃是大金国的开国之君,又有灭了辽国的功劳,可以说是个大英雄。”


 


 


无名道:“可再厉害,斗得过说书人口中尽忠护国的杨家将么?”


 


 


“杨家……哎,那是说书人的故事,与真正的人事并不完全一样。”提及“杨家”两个字,绿竹棒有那么一刹那眼中流露出了些别样色彩,不过随即,他又轻轻敲打了下无名的头,糊弄了过去。无名捂着额头,怪道:“哎,不过我看他们总是打架呢,也不知为何要打架。”


 


 


绿竹道:“这妳又不懂了。乱世之时,人人皆有个称王称霸的念想。宋辽夏金,还有当今的大元,皆是如此。”


 


 


无名道:“咦,那是什么,而且说书的里面没有元,也真是奇怪。”


 


 


 


“当然不可能有了。要知道这说书,明面上是讲宋抗金迎辽,实则是另有所指。那天门一战实则映射襄阳之战,女将领实则映射的是殉了城国的黄蓉女侠。”


 


 


忽然,有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。绿竹一看,原是之前那位嗤笑无名的另一位听书客人。只见他身着淡色轻衣,金白相和,面容看不出喜怒哀怨,竟给人一种广寒仙子般的清冷……而这人实际是名少年,不过广寒仙子来形容他竟然也毫无违和感。


 


绿竹笑道:“这位朋友一看便见多识广,胆子也大,这话可不能大声说出来,被人听了怕是要被抓到官府去。”


 


 


那白衣的少年闻之,淡淡道:“怕?与我而言,都无所谓。”


 


 


绿竹打量了这名少年一番,见他身上束着金色铃铛,气质不凡,猜测他大概也是武艺不差的人,便也笑道:“看得出来这位少年朋友,即便是官府要拿你,估计也打不过你、跑不过你。此处人多嘈杂,我们借一步说话吧。”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 


下一回倚天屠龙就能上线,四色f4就可以齐了


Emm……这个速度大概得写个十几回才能写到无剑恢复记忆啊






无剑恢复记忆前的名字,本想叫“无招”的,不过这个名字太中二且暗示意味有点重,所以就算了吧【喂



评论

热度(84)